首页 > 旅游 > 游天下 > 正文

醉爱法兰西 南法葡萄酒之旅

  法国人认为,如果美丽的薰衣草是普罗旺斯的”衣衫”,那优雅的葡萄酒才是普罗旺斯的”血液”。的确,南法的美景一定离不开美酒的陪衬。从罗纳河谷一路往南,大片大片的虞美人花田、薰衣草田和葡萄园,丰盈的植被和遍地古堡的古老小镇,共同构成了一幅美轮美奂的南法乡村风情画。 

  阿维尼翁  自由与浪漫的原乡

  在从里昂前往阿维尼翁的车上,太阳从阴云中慢慢露出了头,热情的南法温度一路飙升。欣赏着路旁时有时无的大片火红的虞美人花田,迅速将我们飞行了十几个小时的乏困赶到了九霄云外。那些妖艳的红色花朵在风中扭动着婀娜的身姿,它们是南法的标志,也与彼得·梅尔《普罗旺斯的一年》中描述的田园生活完美地对号入座。“快看快看!太美了!司机,求你停停车好吗?”我和同行的女生叫嚷着。女生们无法抑制对美景和花朵的诱惑,虞美人燃烧起我们对阿维尼翁这座普罗旺斯名城的无比热情。“别着急,普罗旺斯最美的田园和乡村还等着你们呢。”司机Laurent虽然来自与南法相隔千里的诺曼底,但似乎对南法的景色也了如指掌,这让我们对此次行程更是充满期待。

阿维尼翁的薰衣草

   经过一路的兜兜转转,金黄色的阿维尼翁城墙出现在眼前。这里的城墙是完整的一圈,总长近5000米,由大块方石砌成,坚固而厚重。城垛、城塔和城门都完好无缺。城墙建于14世纪,墙上雨水冲刷的痕迹凸显它的沧桑。接着是世界文化遗产——阿维尼翁断桥,它是进入阿维尼翁的必经之路。这座桥原本是十二世纪建造的通往对岸英俊的菲利普国王城堡的桥梁,但由于遭遇了数次罗纳河水的泛滥,如今仅剩下4个桥墩及供奉着建造桥梁的圣贝内泽的圣尼古拉斯礼拜堂,也成了阿维尼翁最著名的景点之一。阿维尼翁的街道不宽,有两排绿树相夹。城里的房子都是不太高的古建筑,有些墙上画着假窗。1348年,普罗旺斯的女领主让纳将阿维尼翁卖给了教皇克雷芒六世。虽然后来的教皇格雷戈里一世于1377年将教廷重新迁回罗马,但阿维尼翁仍属教皇的领地。直到1792年,法国在完成了大革命以后才重新将其收回。

  我们的酒店位于阿维尼翁市政厅旁,步行五分钟就是阿维尼翁教皇宫。在1309年至1377年的近70年里,教皇宫里共居住过7位教皇。教皇宫外观雄伟庄严,带8座塔楼,内部似一座迷宫,大殿小厅相连,廊道迂迦曲折。新宫富丽堂皇,最大的厅堂是二楼的克雷芒六世拜堂,象征着教皇在阿维尼翁的权威。旧宫朴实无华,一层是红衣主教会议厅,二楼是宴会厅。附设的圣约翰礼拜堂,四周的墙面上画满了圣约翰一生的壁画,全出自于14世纪的意大利名画家之手。站在教皇宫的顶层,抚摸着古老的城墙,俯视着这座城池,望向历代教皇目力所及的美景。对历史的敬畏和感知,让我心中百感交集。一楼的院子里的舞台是为阿维尼翁戏剧节所准备的,这个曾戒条森严的古老城堡如今变成了全球艺术家的狂欢胜地,迎接着最自由的灵魂。

  教皇宫广场也是城市的中心,除了城里最高档的酒吧和餐厅,还聚集了全球热爱艺术的人。除了法国人,便以意大利和西班牙人居多,他们三三两两地凑在一起演出,身边往往还带着一只硕大的狗,就像游牧在城里的吉普赛人。有的会在广场聚会至深夜,音乐声从不间断。如果你从他们身边走过并驻足,会被回以热情的微笑和问候声,有的还会热情自豪地报上自己老家的名字,像是久违的老友。千万别小看他们的艺术造诣,其原创曲目往往令人听得如痴如醉。这种景象远远超出了创立戏剧节的法国喜剧导演让·维拉尔的预想。1947年,刚从二战阴影中走出的法国正努力重建,戏剧节的宗旨就是为了推动法国文化艺术的复苏与发展,让高雅的戏剧艺术走出殿堂、走入民间。的确,今天的阿维尼翁戏剧节已成为欧洲现代戏剧集中展示的大舞台。戏剧脱下了高贵的外衣,普通百姓和游客能随时随地通过戏剧节的熏陶,在潜移默化间提高艺术修养和文化情趣,这是阿维尼翁戏剧节和这座城市最可爱的一面。

  除了音乐家们,在戏剧节上,还有各式各样令人咋舌和回味无穷的艺术表演。每年7月,阿维尼翁的20多个戏院都上演着40部戏剧,观众也高达10万余人。从80年代开始,一些未被组委会正式邀请的剧团和个人也自行赶来参加,他们虽不是正式的邀请对象,但仍受到戏剧节的热情接待。“哪怕只有一个人,只要提前申请注册,都将被列入戏剧节的名单,享受组委会提供的场地、交通工具,并可免费观看表演。”于是,开放的阿维尼翁挤满了全球的艺术爱好者。各类小剧场、露天广场、咖啡馆,甚至是街角的随意一个小空地上,都能看到他们的身影。他们每年的演出超过600场,观众更达到60余万人。也许他们的表达有些是看似隐晦,令人难以理解,但只要用心感受,都能找到共鸣。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李荣荣
0